敏感病人求生記

每年春季濕度特別高的月份,我的敏感病就老是發作,今年也不例外,在看到手背出現一點紅疹開始,就很清楚會在兩天內徹底失控。果不其然,手上紅疹兩天後由一毛錢大小變成兩個十元硬幣般大,暴漲二百倍,比股票漲得還要快。

身體上的敏感可說是家常便飯,臉和眼睛才是真正的重災區,由一邊顴骨起橫向至另一邊顴骨,包括眼周每一吋皮膚都重覆著發炎與增生然後再發炎的循環,紅腫疼痛丶痕癢無比,還一直掉屑,眼皮上的乾皮屑總是掉到眼睛裏面,使原來已經很癢的雙眼更紅更癢,不斷流出眼水,當眼水從眼角流到顴骨那吋爛肉上時,又像在傷口上撤鹽般刺痛。

在最嚴重的那兩天,眼皮腫得連張開眼都得花力氣,眼痛得即使電腦和電話屏幕調到最暗,看不到五分鐘還是會被感動得淚流滿面,繼而感動著臉上每吋爛肉。

除了口服和外用抗組織胺藥,我想不到其他更好的辦法,這是治標不治本的好幫手,不單舒緩皮膚和眼睛的痕癢,還順道把鼻敏感都壓制住,連附近的裝修工程為我帶來的呼吸道問題都解決掉。

吃過藥暫時止住了痕癢,開始尋求其他辦法,本能地閉上眼思考,發現這就是我最需要的解決方法,為了中斷皮膚與眼睛互相刺激的連鎖,我決定今天盡可能不張開眼。

試試由房間走到客廳,伸手去拿咖啡罐,另一隻手在桌上尋找杯子,不算不太困難,就像早上沒睡醒時用本能也能沖咖啡一樣。拿着裝好即溶咖啡粉的杯子走往廚房,也非常順利,還順手把另一隻放着沒洗的杯子都洗了。

閉起雙眼洗杯子,有點怕洗得不乾淨,反而擦得比平時還徹底,仔細擦着杯子每個角落時,才發現平時洗得有點隨便,最後張開一點點眼睛眯着瞧了一下,洗的還不錯。

拿起加好熱水的咖啡回到房間,坐在床上,沒做些甚麼,只是坐着,過了三十秒已經有點不習慣,切斷視覺就這樣坐着甚麼都不做,周圍的雜音感覺特別響亮,二十多層樓下巴士經過的引擎聲也特別的清晰,咖啡的香氣也特別強,連空氣中那份悶熱的濕氣也能從皮膚上感受到。換作平時的話,這時不是在滑手機,就是戴上耳機翻起電腦屏幕開始找點事作,或是找點無無謂謂的短片收看,怎會有閑暇顧及這些平凡的感受。

坐了一會,心裏始終想做點甚麼,覺得不應該這樣無意義的坐着。既然看不了刺眼的電子屏幕,不如讀讀書,翻開最近正在讀的魯迅,原來現在的自己連書上的文字都看的不太清楚。

那麼來聽聽日常無論工作或是遊戲,都習慣開着當背景音的靈異節目好了。在儘量減少刺激眼睛的情況下,我打開了 YouTube,找到節目頻道,如常的隨便開一段收聽。當這個節目不再只是背景聲音,變成此刻的全部,原來也不是那麼的不可或缺。結果一節都沒聽完,又把它關掉。

過了這麼久,拿起咖啡打算喝一口,怎料杯中咖啡仍是燙口的。繼續為甚麼事都不做而忙起來,我閉着眼頹廢的半躺半坐在床上,在腦內尋找一些閉眼也可做的活動,想讓自己分分神,忘掉皮膚的刺痛。想起看過一個電視節目,就是一些僧人修練時會閉眼打坐冥想一整天,他們做的就是甚麼都不想甚麼都不做,聽說好像是將注意力集中在呼吸上。

立馬來試試,把身子坐正,嘗試不去想些甚麼,試試甚麼叫作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。在這第一次冥想中,我發現人總習慣忙碌,不讓自己的腦袋和人生暫停一下,生怕浪費了一分一秒,原來最難的,是甚麼都不做。

後記:
在病情好轉後,在網路上找了不少冥想的資料,這不只是高僧會做的事,幾乎任何人都可以在家做。還有一些冥想指導短片,一邊放着短片聽着指導員的聲音遵航來進入「甚麼都不想」的狀態。

之後根據指導的短片自行再試了好幾次,除了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外,還可以把注意力放在關注身體每個部位上。在練習的過程中,我發現自己的肩膀和上背一直不自覺地在繃緊用力,坐着時整個上半身有一點點左傾的問題,這些都是一直以來未曾察覺的,通過這個「甚麼都不想甚麼都不做」的過程,才真正有機會審視自身,接觸一些一直在身邊但甚少關注的事物。

題外話:
在 YouTube 看過一次冥想的影片後,就經常推送一個關於冥想的外國廣告,那位人兄說他久經練習後,讀書的方法不再是翻開書頁,而是觸摸那本書就成了,還分享他在尋找薩滿學習冥想的過程。如果這是真的話,我希望能學會觸摸錢包就能讓錢取之不盡的冥想方法。

Exit mobile version